寫出了浩大東流的長江打破天門飛躍而去的壯豪闊焰。它給人以豐碩的聯想:天門山本來是一個全體,著澎湃的江流。因為長江怒濤的沖擊,才撞開了“天門”,使它中綴成為工具兩山。

  反過來寫夾江堅持的天門山對澎湃飛躍的長江的束縛力和反感化。因為兩山夾峙,澎湃的長江流經兩山間的狹小通道時。激起盤旋,構成波瀾澎湃的奇跡。一個“回”字,翻騰拋拋、變化無限境地全出。若是說上一句是借山勢寫出水的澎湃,那么這一句則是借水勢襯出山的奇險。

  這兩句是一個不成朋分的全體。上句寫了望天門兩山所見的雄姿,下句則點名“望”的立腳點和詩人的淋漓興會。詩人并不是坐正在岸上的某一個處所遙望天門山,他“望”的立腳點是“日邊來”的“一片孤帆”。一個“出”字,給本來靜止不動的山帶來了動態美。

  相關鏈接:

發表評論:

Copyright 2016-2017 www.235752.live. All Rights Reserved

導航

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空